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互联网软件开发流程

2020年09月12日 18:10

一、需求分析阶段
需求分析阶段主要是产品经理和和项目经理主导,一般是召集开发人员开个需求讨论会,根据前沿市场反馈回来的产品需求,进行需求的细化分析,确认需求的可行性、合理性和存在的必要性。最后再确定需求是否实现、怎样实现。

二、原型阶段
这个阶段依然由产品经理主导,产品经理根据需求文档设计出产品原型,产品原型经过领导、客户的确认没问题后,交给开发团队,双方讨论功能的合理性以及存在的必要性。然后,产品经理就得确定需求文档(PRD)。

三、UI设计阶段
这时候UI设计师,就会根据产品经理出的原型图和需求文档,设计出符合要求的UI效果图。

四、编码阶段
这个阶段,主要是由程序员主导,随着互联网多年的发展,这些年流行前端端分离,程序员根据UI设计师提供的UI效果图,前端工程师将UI效果图实现成具体的网页。后端工程师根据UI效果图和需求文档,进行数据库的设计,将功能模块、业务通过代码实现出来,最后编写接口,与前端进行联合调试,这个阶段是整个软件开发最核心的阶段。

五、测试阶段
当前端工程师与后端工程师将接口调试完成后,产品基本已经成型了,这个时候交付给测试人员,由测试人员进行软件全流程的测试,将BUG反馈给开发人员,由开发人员修复BUG后,再进行新一轮的测试,如此循环测试多次确定没有问题以后,测试环节结束。

六、上线阶段
这个阶段由运维人员进行服务器的环境搭建,由开发人员进行代码的编译打包,部署上线。

七、维护更新阶段
上线以后,并不代表软件开发就已经结束,这个时候仍然需要处理生产版本出现的BUG,出现的异常。亦或者需求的变更,
可能会对业务拓展。以及对代码的优化。以及需求的更改。当然此处是谁写的代码谁就要负责。好了,一般软件的开发就是这些阶段。在这些阶段里面,如何做到工作的协调,以及工作的和谐是至关重要的。



关键字:

相关推荐

全心意为租客,才能赢得租客的认同

租房对我来说是一件头疼的事,工作性质原因,导致我没有一个稳定的住所,一年内要换要换好几处住所,所以简单,快捷,合心意的租房方式对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工作原因导致我全国各地跑,每换一个地点,就要找一次房,所以我关注了很多租房平台,租客网是我关注了很久的一个租赁平台,我也算是租客网的忠实粉丝了。当初是因为租客网的一条标语“房子是租的,但生活是自己的”吸引了我,常年漂泊在外的我看到这句话很有感触,好的东西想让更多人关注是对的。采用了共享共赢的模式有力的推动了产业创新和转型升级,为节约社会资源和可持续发展树立良好的典范。租客网还全新域名以中文租客的大写拼音ZUKE.COM为域名,打造国内首家“免押金,免中介费”的租客平台。因为换房频率高,居住时间短的原因,传统的租赁平台上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再加上短期的居住还要付中介费和押金,对我来说很不划算,但租客网采取“免押金,免中介费”的形式,全心全意为我们广大租客服务,得到了广大租客的赞许。希望租客网能继续以我们广大租客为中心,更上一层楼,我也会一如既往的支持租客网。

2020年05月12日 11:23

租客网:长租公寓市场竞争激烈,如何保住自身品牌?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29日 14:52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